在国外有一种旅行方式,是可以跟当地人住在一起、享受他们的住宿和食物,只需要用一定的劳动作为交换,这就是 HELPX(打工换宿) 

打工换宿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主人:从平常人家到农场主人,开餐厅的,开民宿的,露营地,马场,酒庄……

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和申请,每家也会有不同的工作安排和提供的条件。

换宿家庭和旅行者之间不是简单的交换关系,而是旅行者要作为换宿家庭中的一员,一起生活一起工作。

打工换宿既可以让旅行者获得免费的住宿和食物,又可以和当地人深入交流,甚至自己也能像当地人一样生活,这是仅仅作为游客所不能拥有的体验。

有些人就是长期HELPER,HELPX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主要生活方式。

如何找到换宿的家庭?

通常是在Helpx和Wwoof这两个平台网站寻找。Helpx偏向普通家庭,Wwoof则是偏向农场。

在澳洲这片广袤土地,最不缺的就是农场了,在城市长大的我,一直计划着要去当地农场感受一下。所以HELPX的第二站,我来到了墨尔本郊区的一个有机农场——PEACE FARM,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和澳洲当地的家庭生活在一起。

我看这个农场在HELPX的评价很不错,便提交了申请,也比较顺利得到了HOST的同意,在这里待一周。

这是一个得到有机认证的占地六公顷的农场,里面主要由三户家庭经营,我主要和其中一户家庭CAT和MATT夫妇一家在一起,他们有四个小孩。

农场初印象

第一天抵达后,放下行李,第一个流程就是参观。

女主人名字很有趣,叫CAT,养了两只猫。她带我参观了农场,总体来说是比较简单的装修,到处都是泥土灰尘、苍蝇蚊子……其中还有一家还是住在小小的铁皮屋里,从外面看好简陋的感觉。

农场里有各种菜地,还有羊圈、鸡圈,有为小朋友搭建的滑滑梯、蹦床,后面还有个小小的人工湖,他们会去游泳划船。

而我住的地方,是在他们房子外面的一个房车车厢,里面就是一张床、一张小沙发和一个小柜子,第一次住房车的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不过里面除了床铺,其他有点脏,我赶紧清理了一下。

在这里吃的食物都非常健康,蔬果都是农场里的有机蔬果,早餐晚餐是在另外一个厨房自己做饭吃,午餐就是和主人一起吃。

除了农场供应的蔬果,需要其他的牛奶啊肉类啊什么的可以写在单子里,他们一周会去采购一次

其实我对于这个有点失望,因为我期待中的是能像家庭成员一样和主人生活在一起,而在这和主人吃住都不在一起了……主要也是真是有点难为厨艺一般般的我了……

第一天的傍晚,MATT要带两个小儿子去河边玩水、顺便去集市,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看看,我欣然应允。

到了集市,也就是菜市场,不过国外集市在商品的摆放和布置上都比国内的更干净漂亮,这里卖的大多是自产自制的农家产品,好羡慕澳洲人到处都有这种健康绿色食品。

接着和两个小男孩到了河边,两个小淘气和爸爸追逐打闹,男主人也跟他们一起嘻嘻哈哈。我感受到了一些东西方教育的不同,西方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更多的是像朋友一样玩在一起,而中国的父母还是有些高高在上的等级之分。

也许跟在农场里长大有关系,两个小男孩超级活泼好动,在水里玩得可野啦!

农场工作篇

我在农场第二天是HANDS ON THE LAND DAY,也就是有些市民会来他们农场参观买蔬果。

一开始有点小误会,我其实不知道今天该不该工作,CAT才提醒我,说我应该主动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作为HELPER是要更主动一点。

正常我们每周六是休息时间,但因为我到农场的那天是周五,所以第二天周六还是要干一些活的。

在这里的工作,对我来说真的很有挑战。除了一些主人家里基本的家务,就是在农场里帮忙了。

男主人MATT主要负责农场里的NURSARY,也就是在温室培育幼苗。

我们会帮忙播种、移植、浇水等。其实这种工作也不会很累,不需要出大力气,但就是比较晒比较脏。手在土里搅来搅去,指缝里全是土。

但是和我一起的两个美国女生,她们还是高中生,竟然都是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,佩服!听说,她们在美国也是家里有农场之类的,来这里是她们学校要求的社会实践的一部分。

还有另外两个HELPER,一个瑞典男生一个法国女生,他们都是拿打工度假签证的。法国女生说自己是素食主义者,认为吃动物很残忍,她来这里也是因为兴趣所在,在法国拥有一个自己的农场是她的梦想。

有一次我犯了个错,MATT让我们播种,但是有两种种子长得太像了,我不小心搞混了,两种都放在同一个袋子里了,于是就分不清袋子里的种子了。MATT说那袋种子就只能作废了,他得花10澳币买包新的了。

虽然他没太责备、但我还是感觉他有点生气,除了道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感觉好内疚,只怪自己太粗心。

在农场里还做了采摘蔬果、浇水之类的工作,经常是苍蝇虫子绕着我飞,脖子也晒伤了……

不过无论如何,也是一种体验。

这些事情对于农场主人来说,是日常、甚至算热爱了。MATT说他以前也不是学这个的,一开始的工作也跟农场无关,后来去欧洲游历之后,发现自己对农学的兴趣,才开始学了相关知识、开了农场。

澳洲跟我们国内不同的是,有很大一部分人对农业都怀抱激情。所谓的澳洲农民,文化涵养都蛮高,他们除了会种菜,还会乐器、针灸、瑜伽等等。

各种职业的人都自得其乐,而且澳洲的人工成本高,出卖劳动力的人收入也不比白领低。

免费瑜伽课

PEACE FARM除了出售农作物,竟然还开设瑜伽课!CAT就是老师之一,HELPER都可以免费参加瑜伽课,我在那里上了三次瑜伽课。

CAT上的是CHI瑜伽,瑜伽的流派我不太懂、不过没有什么很难的体式。伴随着清晨的鸟叫声和美妙悠扬的背景乐,CAT带领我们感受从土地天空注入的能量在身体里流动。

发现自己很久没有和身体对话了,在旅途中每天步履匆匆,过于充分地使用我的身体、却没有真正关心它、照顾它、感受它,接下来的日子我要更爱它!

在农场的生活很简单,基本上下午结束工作之后也没什么事做,我会到HELPX找下一家HOST,但是寻找第三站的路好曲折,遭到了好几个拒绝。

这里提醒一下小伙伴,要提前找换宿主人。

第一天的时候,晚上在小厨房做饭吃,那些不认识的蔬菜和调味料真是难倒我了,幸好有其他的HELPER要做饭,就跟她们说多做一些大家一起吃吧。

后面几天,我基本上就是几种蔬菜扔进去炒一炒,随便加些调味料,竟然也还可以。

吃完饭聊聊天,就各自回自己的房车了,除了两个美国妹子住在房间里,其他换宿者都是住在房车里。

夜晚的农场漆黑一片,异常安静,只有郊区闪烁着的星星陪着我。

另类生日趴

这一天是农场其中一户家庭的男主人MAURI的生日,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还能这样过生日:生日会在河边公园举行,邀请自己的亲朋好友,每个人带些食物来分享,在草地铺上毯子野餐。

大家先是在河里玩水,然后就开始聚餐聊天。每个人带的东西都好好吃,我吃得好饱好满足,不过我差点又犯了大错……

有个铺满樱桃的食物,我以为是巧克力樱桃什么的甜点,正要挖一块起来吃,旁边有个小男生说他觉得那是生日蛋糕,我赶紧停下,后来果然是,幸好没被我破坏……

但话说,他们自制的蛋糕也长得太朴素了吧囧。

吃饱喝足就开始娱兴节目了。

几个人带了乐器来演奏,唱起歌来,有个乐器看起来好古典,我都不知道是什么。不禁感叹,原来生日还能这样过啊!不需要星级餐厅,不需要豪华KTV,有自然公园和自制家常菜,就可以很享受,外国人真的很会生活!

小朋友在这种环境长大更自由,感觉农场的孩子就是放养的,个性活泼,游泳划船掌握各种生存技能,经常都是到处乱跑衣服脏脏的样子,连小女孩居然就这么光着身子跑来跑去……

休息日的时候,我也要享受一下大自然。农场有自行车可以借给我们用,我和法国妹子一起骑车去附近逛了逛。这里是山区,一路上满眼的绿意盎然,这就是周末该有的样子啊。

跳舞跳到哭

我觉得我在PEACE FARM最大的收获,就是知道了SOUL DANCE(灵魂舞蹈)

刚到的第一天,CAT说她晚上会去跳舞,喜欢跳舞的我问她:我可以去吗?她说当然可以啊。到了那边,她说门票要12澳币……有点心疼,不过来都来了。

一推门进去,真的是一群人在群魔乱舞啊。

SOUL DANCE其实是一种即兴舞蹈,昏黄的灯光,跟随不同类型的音乐,随心而舞,完全没有定式,想怎么跳就怎么跳,可以旋转跳跃可以趴在地上,完全随心所欲。

也许是因为音乐动人,我觉得这个地方有一种能量场,播放的都是纯音乐,每首都很好听。

CAT一进去就舞动了起来,而我一开始有点放不开,只是轻微的扭动,后来就慢慢的开始舒展开,跟随自己的内心,享受此刻,翩翩起舞。

SOUL DANCE就是不管会不会跳舞,不管身体够不够柔软,只要舞起来就对了。

跳舞的时候我看到有个女生跳到哭了、坐在一边抽泣,我想这就是情绪的抒发释放吧。CAT说是的,舞蹈有疗愈的力量,帮助我们释放不良的情绪。

她有四个孩子,有两个是和前夫生的。在她和前夫分开的那段时间,她的情绪非常不好,就是依靠SOUL DANCE的力量带她走了出来。

我离开的前一天,CAT和她朋友还有一个舞蹈演出,我也去看了。表演得还不错,结合了投影与舞蹈,描述了关于森林和人类的关系,触动到了我。

后来在提问环节,我才知道他们的动作大多是即兴的,每次排练的动作都会不一样,所以需要依靠双方的超强默契。

之后大家一起SOUL DANCE,看到CAT夫妇两人亲密共舞,充满了爱的能量。我也很享受的跳着,享受此刻,就好。

我发现虽然是在小镇上,但澳洲人对于身心灵还是满关注的,除了SOUL DANCE,我还看到了几家阅读疗愈,艺术疗愈,色彩疗愈的商店。

告别的仪式

要离开的前一天早上,CAT跟我说我住的房车其实是别人的,今天要来取走,让我收拾东西,然后搬到一间不算房间的房间,里面放了些旧家具,还有一堆蔬菜。铺了个床垫,拉块布当帘子,我和一堆蔬菜一起睡了一晚,幸好只有一晚。

大概是因为吃住不在一起的缘故,感觉和他们一家人并不是很融入,并不是说他们不好,他们人还是满NICE的,只是我觉得还是止于官方和客套,并没有交心。

道别的时候MATT正在干活,他特意说等一下我洗个手,是为了能和我拥抱了一下,说希望我在这里过得开心。

我发现西方人在告别这件事上,仪式感是怎么样都少不了的。一起相处一段时间,知道未来也许不会再见时,一定会握手拥抱好好道别一番,说一些感谢和祝福,也许是为了让这一刻和这一个人变得更值得铭记吧。

而农场换宿生活就这么结束了,带给我很多第一次。不会忘记那棵李子树,李子红通通的,工作之余随手一摘就吃,甚至不用洗,因为没有农药。咬下一口,好甜!

大曼 | 作者